西班牙人对阵赫罗纳直播
中國 銀川YinChuan, China
服務熱線:18695467888
首頁 > 保鏢新聞

探秘中國影子特訓營,走進中國獵豹國際安全學院

* 來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發表時間 : 2018-06-27 * 瀏覽 : 453
探秘中國影子特訓營 -走進獵豹國際安全學院 墨鏡黑衣、身懷絕技,是我們在電影大片或武俠劇中所熟悉的保鏢形象。但你絕不會想到,就在國內保鏢市場的大門才開啟不久,卻有一個人放棄了自己從事多年的事業,不惜付昂貴學費,到國外參加學習,可以用“煉獄”來形容的要員保護魔鬼特訓營,并經保鏢專家認證委員會全面考核,考取了高級保鏢證,成為寧夏乃至西部職業保鏢第一人,他就是——37歲的司明揚。 現實里的職業保鏢,并非像影視劇里的保鏢:‘一身黑衣、一副墨鏡、戴著耳麥、身材魁梧、并不斷的東張西望、時刻保持警惕’的形象。接受采訪時,一身休閑打扮的司明揚,威武但絲毫不冷峻,甚至透著些許的文氣和睿智。為了滿足記者對保鏢職業的好奇,他用自己的故事,為我們揭開了職業保鏢的神秘面紗。 當我們驅車來到大西北這片土地,曾經人們眼中的荒涼和沉寂,依然被現代的都市繁華所籠蓋。走進寧夏獵豹特衛基地的那一刻,我們在環視周圍,偌大的閱海湖公園彰顯出別致和難以描述的美麗,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,中國獵豹國際安全學院屹立在此。學院總占地1000畝。有一座綜合教學樓8層建筑,總面積5萬平米。各種現代化的訓練設施一應俱全。入冬的銀川讓人感覺有一絲涼意,訓練場上卻是另一番精彩正在上演。看到大約有50多名學員正在緊張的訓練,這就是中國影子特訓營。 訓練場面絲毫不亞于特種部隊,寒冷的冬季,所有學員在水中和泥地里爬來滾去,其中還有幾名女學員,讓記者內心感到一種少有的震撼。都市里的孩子花錢能吃上這樣的苦,而且還那么認真的對待訓練,對這些80和90后的孩子們,記者從內心里豎起了大拇指。 此時,院長司明揚接待了我們,我們也將攝像機和鏡頭對準了他。我們記者有一個疑問,這些保鏢培養出來,會不會成為打手。他首先肯定到,職業保鏢不是打手,必須有正義感,并不是會打,就可以做保鏢。保鏢是一門技術含量極高的行業,是可以變換很多身份,比如司機、助理、雇主親戚朋友等等為其提供合法有效安全護衛的。 做一個合格的保鏢,需要有超凡的搏擊和格斗能力,清晰的思維和快速反應能力,還要兼具高超的職業道德素養,良好的駕駛技術,學習冰凍的國際禮儀、法律法規、醫務常識、心理學、犯罪學等。還必須做到絕對忠誠和保密,知道多少信息,就要忘掉多少信息,不可以透漏絲毫。說到這里,記者才明白,原來這里還可以學到那么多的知識和技能。難怪全國各地的學員都來這里培訓。 談到保鏢特訓營,司明揚告訴記者在他的保鏢特訓營里,獵豹保鏢特訓將安排十分殘酷的21天特訓和28天、35天訓練,每天訓練18個小時。這些訓練包括武術散打、擒拿格斗、荒野求生、水下訓練、以色列格斗術、現代保鏢技能、特種駕駛、反恐等;能順利通過21天特訓才可以成為初級保鏢。大多數學員我們會選擇特種部隊退役特種兵,武警部隊復轉軍人,體院運動員,武術學校人員,同時為他們提供一個就業的平臺。培訓結業后,將優秀人員安排到國內發達及沿海城市,擔任富豪、企業家、明星等貼身保鏢。為合法商人提供合法有效的安保服務。薪職年薪都非常誘人,一般保鏢年薪在30萬左右。除了培訓保鏢,他還在此基礎上衍生出其他的項目,比如企業的拓展訓練,針對老百姓的野外拓展,除了能學習些防身制敵之術鍛煉個人的能力外,還能增強團隊合作的能力。還有針對孩子的夏令營、冬訓營,培養孩子一些安全意識,鍛煉孩子的生存能力。 隨后司明揚向記者講述了他的經歷。70后的司明揚,出生于山東,從小生活在農村,對梁山好漢的崇拜和受影視劇的影響,喜歡上了武術,但由于家境貧寒,一直沒能如愿。直到1994年17歲時,為了幫他實現習武的夢想,家人借錢把他送到山東梁山水滸武術學院,學習了3年散打。期間多次參加山東省散打比賽,多次獲得過優秀獎項。或許是這段經歷,1996年,當兵入伍的司明揚,有幸成為武警寧夏總隊警衛連的一名武警戰士,兩年后,考入武警長春指揮學校。在校特訓二區,學業上的突出表現,他擔任起這個區的區隊長。 經過8年武警特警生涯的磨練,復轉后,憑借過硬的本領,他自主擇業來到深圳擔任私人保鏢,踏上了成為職業保鏢的夢想之路。多年后,他重回寧夏銀川,轉行從事其他事業。雖說,重打鑼鼓另開張。但他可謂“身在曹營,心在漢”,時刻都在想著成為職業保鏢,創建屬于自己的安保公司。他告訴記者,這不光是為了自己的夢想,而是,為了更多曾經像自己一樣,擔任過武警特警的復員軍人,不再遭遇退伍就意味著失業的尷尬;也讓無數武術愛好者、體育院校畢業生免受就業無門之苦。 他說,眾多特警、特種兵退伍后,則意味著失業。可是,隨著中國內地“先富群體”對保鏢的需求越來越多,娛樂明星、體育及文化名人、著名企業總裁及高級管理者等群體對私人保鏢的需求與日劇增。有資料顯示,我國有200萬名職業保鏢的市場需求,然而,這些人卻找不到用武之地,一身技藝只能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荒疏。 2010年《公安機關實施保安服務管理條例辦法》的頒布,不僅讓保鏢行業浮出“水面”,成為新興的文明行業,也讓司明揚捕捉了實現夢想的良機。于是,借助在國內各地考察的機會,他跑遍全國考察保鏢公司和培訓機構,不斷的報名學習各保鏢學校和公司的特訓,為日后重操舊業,積累了很多寶貴的資料。 隨后記者觀看了特訓營的殘酷訓練,過障礙、抗圓木、超強的體能訓練、耐寒訓練、抗擊打、赤手搏斗、泥地匍匐、水中對抗等,讓記者大開了眼界。著實讓記者也想放下攝像機體驗一番,但由于環境和寒冷的擔心還是未能如愿。不過,一天的采訪讓我們看到了獵豹國際安全學院,正在邁著堅實的步伐前進。 銀川是一座美麗的塞上名城,雖然地處大西北,但有黃河的哺育,加之市區內星羅棋布的湖泊,土地肥沃,物產豐富,人們生活水平較高。司明揚認定這就是他創業的基地。從司明揚的談話中,我們感受到了一個充滿自信、堅定和陽光的男人,帶給我們的正能量。我們希望司明揚的安保之路越走越好,獵豹國際安全學院越辦越好,也為寧夏乃自西部的安保事業發展做出貢獻。
西班牙人对阵赫罗纳直播 云端上娱乐 北京塞车pk1o计划全天 竞彩足球奖金计算器 福彩3d黑彩包胆 历史开奖手机完整版 五星棋牌代理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 越南河内5分彩稳赢计划软件 广东时时官网下载 中国竞彩网 北京pk计划数据 十一选五任二倍投